亲爱的安德烈:两代共读的 36 封家书

著作: 龙应台
字数: 11.1 万字

「我认识了人生里第一个十八岁的人,他也第一次认识了自己的母亲。」

龙应台离开欧洲的时候,安德烈 14 岁。当她卸任台北市政府的工作(马英九市长亲自前往德国邀任的首任文化局长,任期内推动本土文化、树木保护等措施),重新有时间陪家人过日子的时候,安德烈已是 1 米 84 高的 18 岁青年大学生,有了驾照,可以进出酒吧,脸上线条棱角分明,眼神宁静深沉,透着一种独立的距离,手里拿着红酒杯,坐在桌子的那一端,有一点「冷」地看着自己的妈妈。

他们是两代人,年龄相差 30 多岁;他们也是两国人,中间横着东西文化。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没有关系,但龙应台无论如何要认识成熟的高校青年安德烈!

从此,他在德国,她在香港,他到香港,她到台湾,母子俩用了长长的 3 年时间相互通信——「18 岁那一年」,「年轻却不清狂」,「我是个百分之百的混蛋」,「大学生哪里去了」,「为谁加油」,「你知道什么叫 21 岁」,「独立宣言」,「向左走,向右走」……平等得令人惊讶,坦率得近乎痛楚。

他们原来也可能在他 18 岁那年,就像水上浮萍一样各自荡开,从此天涯淡泊,但是他们做了不同的尝试——她努力了,他也回报以同等的努力。龙应台「认识了人生里头一个 18 岁的人」,安德烈「也首次认识了自己的母亲」。

目录



精选书评(0)